首页 > 育儿

孩子被欺负时,这句话比叫他“打回去”更有效

时间:2018-03-25 20:12:08

更多内容请搜索微信公众号:“小边精选” 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关注

孩子被欺负时,这句话比叫他“打回去”更有效

?优妈说

被别的孩子打了,到底该不该打回去?鼓励孩子还手,担心孩子变得暴力,不鼓励孩子打回去,又怕孩子受人欺负,变得懦弱。

关于这个问题,今天这篇文章就给出了一个不错的建议。朋友们可以做一个参考。

文 | 小楼老师

来源 | 小楼老师心理课(xiaolouxinli)

1

孩子打架,该怎么处理?

一个朋友是幼儿园老师,她说现在当老师真的太难了。

幼儿园有两个小朋友打架,等老师发现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在哭。

刀片一般的笔尖轻轻地在一张青灰色的卡片上滑过。蓝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蓝色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一个繁复玄奥的图案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陈暮的眼神专注地盯着这张卡片,呼吸轻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动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灵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无骨。笔尖轻轻一转,一个优雅的弧线出现在卡片上。突然笔尖重重一顿,一改刚才的轻灵,紧接着猛地一个锋侧钩,笔钩如刀锋!卡片上的图案骤然一亮,随即迅速黯淡下去,恢复如常。陈暮随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动作娴熟自然,看不出有丝毫滞碍之处。完成这张卡片他的脸上依然专注如故,他现在才完成十五张,离今天的任务还有十张的差额。他现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级的能量卡,作为最低级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这时,房间突然一片黑暗。“该死,能量又用完了!”陈暮嘟囔几句,左手随手从卡片堆里抽出一张能量卡,随即在右腕上轻轻一按,右手腕佩带的度仪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帮助下,陈暮小心翼翼走到墙角,房间里实在太杂乱,他可不想碰翻什么东西。房间角落的墙壁上有一处方形仪表,仪表下有一处插槽,陈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仪表的插槽中。能量卡刚一插入卡槽,房间便恢复光明。仪表上显示出数字一百。没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来今天的任务又要多加一张了。回到桌前的陈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来源都依靠这种最纸级的卡片。从三年前他学会了制作这种能量卡之后,每天二十五张的工作量他从未有一天中断过。陈暮的房间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半旧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还比较干净以外,房间其他地方到处堆放着堆积如山的杂物。这些杂物也是五花八门,成堆的旧书,散放的各种原料。在这个简陋的地方,陈暮整整住了三年。这里是联邦政府专门提供的救济房,像这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需要交纳一百五十欧迪便可以入住。对于像陈暮这样的穷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已经算得比较不错了,他甚至见过全家四口挤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下午五点,陈暮终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张能量卡。仔细地数了数卡片的数量,连着数了两遍,确定数目没有错误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装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走上街道,夜色已经渐渐浓重起来。斑斓的灯光在夜色中令人流连,天空上不时飞过的梭车尾部喷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艳丽轨迹。陈暮略略收紧外衣,仰脸看了看天。寒气渐重,看来冬天快来了吧。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时间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笔消耗了,陈暮在心中盘算着。从东卫学府的后门前经过,这条路陈暮已经走过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结伴进进出出的学员,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整了整心绪,陈暮朝学府旁的一间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东卫杂货店”——在东卫学府周围,同样名字的类似小店,起码有不下二十家。这家小店三年里,陈暮每天都会光顾,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只不过他到这里并不是买东西,相反,他是来卖东西的。他一进门,店主便注意到,招呼着:“阿暮来了啊!”“嗯,华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声。店主华叔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掩饰的痕迹。细密的皱纹,半白的花发,架着一副老花镜。“这是今天的货。”陈暮小心地从怀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叠能量卡,递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张。”华叔接过陈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没看随手放到货架上,笑着说:“幸亏有阿暮你天天送卡来,要不我这里货源都要短缺了。”陈暮微微一笑,却没有接腔,他知道华叔这话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价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况这里位于东卫学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卖二十五张能量卡?华叔也知道陈暮的脾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阿暮是需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陈暮干脆地回答,说完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张淡绿色迪卡递到华叔面前。结算完的陈暮朝华叔道别之后便欲转身离开。华叔突然叫住陈暮:“阿暮等一下。”陈暮停下脚步,转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华叔:“还有事吗?华叔。”华叔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鹅黄色的纸笺,笑咪咪地看着陈暮:“差点有件事忘了。这是一张制卡师培训班的听课证,是昨天进货时经销商附送的。放在我这里也是废纸一张,阿暮你拿去吧。”看着一脸慈详的华叔,陈暮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陈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也同样是遥不可及。三年前,他刚学会制作能量卡,到处去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没有商家愿意收购。一星级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们更愿意一次大批量进货。而陈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张,对于商家来说,这只是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数目。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华叔。华叔同意收购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张卡的收购价是一百零三欧迪,比起市场上能量卡的批发价要低两欧迪。尽管如此,陈暮依然对华叔感激无比。四年前,陈暮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师,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制卡师。他用自己积累了五个月的存粮来换取这位制卡师的寿命,延长七天的寿命。在这七天里,他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师死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遗物,陈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制卡师叫什么名字,不过他的命运也从此开始发生了变化。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短工,这期间他做了六种不同的短工,这一年,他十二岁。也在这一年里,他终于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一千欧迪。这一千欧迪,他全部买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师曾经告诉过他,一张一星级能量卡在市面的批发价是一百零五欧迪,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而它的成本仅需要九十八欧迪。一星级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师都会制作,然而这其中的差价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几乎没人会打这方面的主意。一星级能量卡是最简单的卡片之一,它已经完全能实现工业生产。而就算是一位大师级的制卡师,一天也最多不过能做二三十张能量卡,产量实在小得可怜。况且对于制卡师来说,通过差额赚的这点钱,掉在地上他们都懒得去捡。但是对于陈暮来说,这些钱,足以使他吃饱饭。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张,几乎亏本了两百欧迪,然而这却让他看到希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推销能量卡的时候,却受到阻碍。商家们对于他手上少得可怜的几张能量卡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踏进了华叔的店。进店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有些发抖,整天滴米未进的他几乎都快到了昏迷的边缘。一百零三欧迪的价格虽然比一百零五的批发价要低,但是陈暮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悦包围。卖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买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钱全部买了能量卡的原料。从那以后,陈暮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孩子岁数也不大,问了很久也说不清楚到底谁先动手。老师只有两个孩子都批评一下,哄一哄,好不容易哄得不哭了。

晚上朋友就收到一个孩子母亲电话,因为听说孩子下午被别的孩子打了。

朋友马上向孩子母亲解释,两个孩子是打过架,不过说不清楚是谁先动手打人。老师们事查看过孩子是否受伤,没看见孩子身上有伤痕。

刀片一般的笔尖轻轻地在一张青灰色的卡片上滑过。蓝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蓝色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一个繁复玄奥的图案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陈暮的眼神专注地盯着这张卡片,呼吸轻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动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灵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无骨。笔尖轻轻一转,一个优雅的弧线出现在卡片上。突然笔尖重重一顿,一改刚才的轻灵,紧接着猛地一个锋侧钩,笔钩如刀锋!卡片上的图案骤然一亮,随即迅速黯淡下去,恢复如常。陈暮随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动作娴熟自然,看不出有丝毫滞碍之处。完成这张卡片他的脸上依然专注如故,他现在才完成十五张,离今天的任务还有十张的差额。他现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级的能量卡,作为最低级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这时,房间突然一片黑暗。“该死,能量又用完了!”陈暮嘟囔几句,左手随手从卡片堆里抽出一张能量卡,随即在右腕上轻轻一按,右手腕佩带的度仪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帮助下,陈暮小心翼翼走到墙角,房间里实在太杂乱,他可不想碰翻什么东西。房间角落的墙壁上有一处方形仪表,仪表下有一处插槽,陈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仪表的插槽中。能量卡刚一插入卡槽,房间便恢复光明。仪表上显示出数字一百。没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来今天的任务又要多加一张了。回到桌前的陈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来源都依靠这种最纸级的卡片。从三年前他学会了制作这种能量卡之后,每天二十五张的工作量他从未有一天中断过。陈暮的房间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半旧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还比较干净以外,房间其他地方到处堆放着堆积如山的杂物。这些杂物也是五花八门,成堆的旧书,散放的各种原料。在这个简陋的地方,陈暮整整住了三年。这里是联邦政府专门提供的救济房,像这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需要交纳一百五十欧迪便可以入住。对于像陈暮这样的穷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已经算得比较不错了,他甚至见过全家四口挤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下午五点,陈暮终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张能量卡。仔细地数了数卡片的数量,连着数了两遍,确定数目没有错误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装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走上街道,夜色已经渐渐浓重起来。斑斓的灯光在夜色中令人流连,天空上不时飞过的梭车尾部喷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艳丽轨迹。陈暮略略收紧外衣,仰脸看了看天。寒气渐重,看来冬天快来了吧。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时间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笔消耗了,陈暮在心中盘算着。从东卫学府的后门前经过,这条路陈暮已经走过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结伴进进出出的学员,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整了整心绪,陈暮朝学府旁的一间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东卫杂货店”——在东卫学府周围,同样名字的类似小店,起码有不下二十家。这家小店三年里,陈暮每天都会光顾,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只不过他到这里并不是买东西,相反,他是来卖东西的。他一进门,店主便注意到,招呼着:“阿暮来了啊!”“嗯,华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声。店主华叔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掩饰的痕迹。细密的皱纹,半白的花发,架着一副老花镜。“这是今天的货。”陈暮小心地从怀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叠能量卡,递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张。”华叔接过陈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没看随手放到货架上,笑着说:“幸亏有阿暮你天天送卡来,要不我这里货源都要短缺了。”陈暮微微一笑,却没有接腔,他知道华叔这话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价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况这里位于东卫学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卖二十五张能量卡?华叔也知道陈暮的脾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阿暮是需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陈暮干脆地回答,说完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张淡绿色迪卡递到华叔面前。结算完的陈暮朝华叔道别之后便欲转身离开。华叔突然叫住陈暮:“阿暮等一下。”陈暮停下脚步,转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华叔:“还有事吗?华叔。”华叔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鹅黄色的纸笺,笑咪咪地看着陈暮:“差点有件事忘了。这是一张制卡师培训班的听课证,是昨天进货时经销商附送的。放在我这里也是废纸一张,阿暮你拿去吧。”看着一脸慈详的华叔,陈暮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陈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也同样是遥不可及。三年前,他刚学会制作能量卡,到处去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没有商家愿意收购。一星级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们更愿意一次大批量进货。而陈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张,对于商家来说,这只是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数目。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华叔。华叔同意收购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张卡的收购价是一百零三欧迪,比起市场上能量卡的批发价要低两欧迪。尽管如此,陈暮依然对华叔感激无比。四年前,陈暮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师,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制卡师。他用自己积累了五个月的存粮来换取这位制卡师的寿命,延长七天的寿命。在这七天里,他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师死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遗物,陈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制卡师叫什么名字,不过他的命运也从此开始发生了变化。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短工,这期间他做了六种不同的短工,这一年,他十二岁。也在这一年里,他终于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一千欧迪。这一千欧迪,他全部买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师曾经告诉过他,一张一星级能量卡在市面的批发价是一百零五欧迪,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而它的成本仅需要九十八欧迪。一星级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师都会制作,然而这其中的差价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几乎没人会打这方面的主意。一星级能量卡是最简单的卡片之一,它已经完全能实现工业生产。而就算是一位大师级的制卡师,一天也最多不过能做二三十张能量卡,产量实在小得可怜。况且对于制卡师来说,通过差额赚的这点钱,掉在地上他们都懒得去捡。但是对于陈暮来说,这些钱,足以使他吃饱饭。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张,几乎亏本了两百欧迪,然而这却让他看到希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推销能量卡的时候,却受到阻碍。商家们对于他手上少得可怜的几张能量卡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踏进了华叔的店。进店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有些发抖,整天滴米未进的他几乎都快到了昏迷的边缘。一百零三欧迪的价格虽然比一百零五的批发价要低,但是陈暮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悦包围。卖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买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钱全部买了能量卡的原料。从那以后,陈暮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孩子母亲很生气,朋友安慰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勉强解决了这件事。

朋友说,现在当幼儿园老师挺为难的,他们总是叮嘱孩子们不要打架。可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控制住自己脾气,老师也不能一直都看着每个孩子。

有些家长鼓励孩子被别人打了就要打回去。但作为老师,他们很清楚如果被打的孩子还手,打人的孩子不仅不会住手,很可能会更愤怒,再打过去。

她问我,该怎么办才好?

孩子被欺负时,这句话比叫他“打回去”更有效

2

要不要打回去?

我们先看看如果“打回去”可能造成什么后果:

被打的孩子遭到更严重殴打

往往爱打人的孩子都是特别容易被激怒的孩子,被打的小孩如果还手,很可能进一步激怒打人的孩子,遭到更严重的殴打。

打人的方式被孩子视为解决冲突的方式

如果鼓励孩子被打了就打回去,孩子也可能会觉得打人是解决冲突的最好手段。孩子很难分辨什么情况下该用这种方法,什么情况下不该用。

如果他们有弟弟妹妹,他们也极有可能在和弟弟妹妹发生冲突时打他们。

两个孩子都受到严重身体伤害

被打了打回去很可能变成一场严重的打架,谁能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给对方造成意外伤害呢?

但让孩子默默忍受更加错误。

"逆来顺受"是我们传统思想中的"毒药",如果孩子从小受欺负不敢反抗,或者觉得自己不应该反抗,他会越来越自卑,越来越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他成长过程中会遭到越来越多的欺侮。

孩子被欺负时,这句话比叫他“打回去”更有效

3

当孩子被别的孩子欺负时,

他该怎么做?

看了那么多对策,我觉得一位香港爸爸的建议最好。

刀片一般的笔尖轻轻地在一张青灰色的卡片上滑过。蓝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蓝色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一个繁复玄奥的图案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陈暮的眼神专注地盯着这张卡片,呼吸轻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动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灵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无骨。笔尖轻轻一转,一个优雅的弧线出现在卡片上。突然笔尖重重一顿,一改刚才的轻灵,紧接着猛地一个锋侧钩,笔钩如刀锋!卡片上的图案骤然一亮,随即迅速黯淡下去,恢复如常。陈暮随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动作娴熟自然,看不出有丝毫滞碍之处。完成这张卡片他的脸上依然专注如故,他现在才完成十五张,离今天的任务还有十张的差额。他现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级的能量卡,作为最低级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这时,房间突然一片黑暗。“该死,能量又用完了!”陈暮嘟囔几句,左手随手从卡片堆里抽出一张能量卡,随即在右腕上轻轻一按,右手腕佩带的度仪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帮助下,陈暮小心翼翼走到墙角,房间里实在太杂乱,他可不想碰翻什么东西。房间角落的墙壁上有一处方形仪表,仪表下有一处插槽,陈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仪表的插槽中。能量卡刚一插入卡槽,房间便恢复光明。仪表上显示出数字一百。没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来今天的任务又要多加一张了。回到桌前的陈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来源都依靠这种最纸级的卡片。从三年前他学会了制作这种能量卡之后,每天二十五张的工作量他从未有一天中断过。陈暮的房间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半旧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还比较干净以外,房间其他地方到处堆放着堆积如山的杂物。这些杂物也是五花八门,成堆的旧书,散放的各种原料。在这个简陋的地方,陈暮整整住了三年。这里是联邦政府专门提供的救济房,像这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需要交纳一百五十欧迪便可以入住。对于像陈暮这样的穷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已经算得比较不错了,他甚至见过全家四口挤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下午五点,陈暮终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张能量卡。仔细地数了数卡片的数量,连着数了两遍,确定数目没有错误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装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走上街道,夜色已经渐渐浓重起来。斑斓的灯光在夜色中令人流连,天空上不时飞过的梭车尾部喷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艳丽轨迹。陈暮略略收紧外衣,仰脸看了看天。寒气渐重,看来冬天快来了吧。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时间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笔消耗了,陈暮在心中盘算着。从东卫学府的后门前经过,这条路陈暮已经走过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结伴进进出出的学员,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整了整心绪,陈暮朝学府旁的一间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东卫杂货店”——在东卫学府周围,同样名字的类似小店,起码有不下二十家。这家小店三年里,陈暮每天都会光顾,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只不过他到这里并不是买东西,相反,他是来卖东西的。他一进门,店主便注意到,招呼着:“阿暮来了啊!”“嗯,华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声。店主华叔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掩饰的痕迹。细密的皱纹,半白的花发,架着一副老花镜。“这是今天的货。”陈暮小心地从怀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叠能量卡,递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张。”华叔接过陈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没看随手放到货架上,笑着说:“幸亏有阿暮你天天送卡来,要不我这里货源都要短缺了。”陈暮微微一笑,却没有接腔,他知道华叔这话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价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况这里位于东卫学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卖二十五张能量卡?华叔也知道陈暮的脾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阿暮是需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陈暮干脆地回答,说完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张淡绿色迪卡递到华叔面前。结算完的陈暮朝华叔道别之后便欲转身离开。华叔突然叫住陈暮:“阿暮等一下。”陈暮停下脚步,转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华叔:“还有事吗?华叔。”华叔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鹅黄色的纸笺,笑咪咪地看着陈暮:“差点有件事忘了。这是一张制卡师培训班的听课证,是昨天进货时经销商附送的。放在我这里也是废纸一张,阿暮你拿去吧。”看着一脸慈详的华叔,陈暮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陈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也同样是遥不可及。三年前,他刚学会制作能量卡,到处去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没有商家愿意收购。一星级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们更愿意一次大批量进货。而陈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张,对于商家来说,这只是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数目。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华叔。华叔同意收购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张卡的收购价是一百零三欧迪,比起市场上能量卡的批发价要低两欧迪。尽管如此,陈暮依然对华叔感激无比。四年前,陈暮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师,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制卡师。他用自己积累了五个月的存粮来换取这位制卡师的寿命,延长七天的寿命。在这七天里,他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师死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遗物,陈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制卡师叫什么名字,不过他的命运也从此开始发生了变化。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短工,这期间他做了六种不同的短工,这一年,他十二岁。也在这一年里,他终于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一千欧迪。这一千欧迪,他全部买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师曾经告诉过他,一张一星级能量卡在市面的批发价是一百零五欧迪,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而它的成本仅需要九十八欧迪。一星级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师都会制作,然而这其中的差价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几乎没人会打这方面的主意。一星级能量卡是最简单的卡片之一,它已经完全能实现工业生产。而就算是一位大师级的制卡师,一天也最多不过能做二三十张能量卡,产量实在小得可怜。况且对于制卡师来说,通过差额赚的这点钱,掉在地上他们都懒得去捡。但是对于陈暮来说,这些钱,足以使他吃饱饭。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张,几乎亏本了两百欧迪,然而这却让他看到希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推销能量卡的时候,却受到阻碍。商家们对于他手上少得可怜的几张能量卡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踏进了华叔的店。进店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有些发抖,整天滴米未进的他几乎都快到了昏迷的边缘。一百零三欧迪的价格虽然比一百零五的批发价要低,但是陈暮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悦包围。卖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买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钱全部买了能量卡的原料。从那以后,陈暮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他告诉孩子,如果被别人欺负,要勇敢、坚定说出这句话:

你不要再欺负我了!不然我要打你了!

为什么这句话比“打回去”效果更好?

孩子做很多事情可能都想不到后果,这句话会让打人的孩子知道,如果他还继续欺负别人,后果会怎样。

当孩子考虑后果的时候,他会很快冷静下来。

即便他不平静,听到突然发出的、极大而又愤怒的声音,大部分孩子会有些害怕。而害怕,会让很多小孩停止下一步行动。

刀片一般的笔尖轻轻地在一张青灰色的卡片上滑过。蓝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蓝色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一个繁复玄奥的图案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陈暮的眼神专注地盯着这张卡片,呼吸轻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动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灵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无骨。笔尖轻轻一转,一个优雅的弧线出现在卡片上。突然笔尖重重一顿,一改刚才的轻灵,紧接着猛地一个锋侧钩,笔钩如刀锋!卡片上的图案骤然一亮,随即迅速黯淡下去,恢复如常。陈暮随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动作娴熟自然,看不出有丝毫滞碍之处。完成这张卡片他的脸上依然专注如故,他现在才完成十五张,离今天的任务还有十张的差额。他现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级的能量卡,作为最低级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这时,房间突然一片黑暗。“该死,能量又用完了!”陈暮嘟囔几句,左手随手从卡片堆里抽出一张能量卡,随即在右腕上轻轻一按,右手腕佩带的度仪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帮助下,陈暮小心翼翼走到墙角,房间里实在太杂乱,他可不想碰翻什么东西。房间角落的墙壁上有一处方形仪表,仪表下有一处插槽,陈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仪表的插槽中。能量卡刚一插入卡槽,房间便恢复光明。仪表上显示出数字一百。没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来今天的任务又要多加一张了。回到桌前的陈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来源都依靠这种最纸级的卡片。从三年前他学会了制作这种能量卡之后,每天二十五张的工作量他从未有一天中断过。陈暮的房间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半旧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还比较干净以外,房间其他地方到处堆放着堆积如山的杂物。这些杂物也是五花八门,成堆的旧书,散放的各种原料。在这个简陋的地方,陈暮整整住了三年。这里是联邦政府专门提供的救济房,像这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需要交纳一百五十欧迪便可以入住。对于像陈暮这样的穷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已经算得比较不错了,他甚至见过全家四口挤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下午五点,陈暮终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张能量卡。仔细地数了数卡片的数量,连着数了两遍,确定数目没有错误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装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走上街道,夜色已经渐渐浓重起来。斑斓的灯光在夜色中令人流连,天空上不时飞过的梭车尾部喷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艳丽轨迹。陈暮略略收紧外衣,仰脸看了看天。寒气渐重,看来冬天快来了吧。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时间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笔消耗了,陈暮在心中盘算着。从东卫学府的后门前经过,这条路陈暮已经走过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结伴进进出出的学员,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整了整心绪,陈暮朝学府旁的一间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东卫杂货店”——在东卫学府周围,同样名字的类似小店,起码有不下二十家。这家小店三年里,陈暮每天都会光顾,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只不过他到这里并不是买东西,相反,他是来卖东西的。他一进门,店主便注意到,招呼着:“阿暮来了啊!”“嗯,华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声。店主华叔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掩饰的痕迹。细密的皱纹,半白的花发,架着一副老花镜。“这是今天的货。”陈暮小心地从怀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叠能量卡,递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张。”华叔接过陈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没看随手放到货架上,笑着说:“幸亏有阿暮你天天送卡来,要不我这里货源都要短缺了。”陈暮微微一笑,却没有接腔,他知道华叔这话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价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况这里位于东卫学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卖二十五张能量卡?华叔也知道陈暮的脾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阿暮是需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陈暮干脆地回答,说完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张淡绿色迪卡递到华叔面前。结算完的陈暮朝华叔道别之后便欲转身离开。华叔突然叫住陈暮:“阿暮等一下。”陈暮停下脚步,转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华叔:“还有事吗?华叔。”华叔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鹅黄色的纸笺,笑咪咪地看着陈暮:“差点有件事忘了。这是一张制卡师培训班的听课证,是昨天进货时经销商附送的。放在我这里也是废纸一张,阿暮你拿去吧。”看着一脸慈详的华叔,陈暮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陈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也同样是遥不可及。三年前,他刚学会制作能量卡,到处去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没有商家愿意收购。一星级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们更愿意一次大批量进货。而陈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张,对于商家来说,这只是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数目。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华叔。华叔同意收购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张卡的收购价是一百零三欧迪,比起市场上能量卡的批发价要低两欧迪。尽管如此,陈暮依然对华叔感激无比。四年前,陈暮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师,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制卡师。他用自己积累了五个月的存粮来换取这位制卡师的寿命,延长七天的寿命。在这七天里,他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师死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遗物,陈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制卡师叫什么名字,不过他的命运也从此开始发生了变化。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短工,这期间他做了六种不同的短工,这一年,他十二岁。也在这一年里,他终于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一千欧迪。这一千欧迪,他全部买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师曾经告诉过他,一张一星级能量卡在市面的批发价是一百零五欧迪,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而它的成本仅需要九十八欧迪。一星级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师都会制作,然而这其中的差价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几乎没人会打这方面的主意。一星级能量卡是最简单的卡片之一,它已经完全能实现工业生产。而就算是一位大师级的制卡师,一天也最多不过能做二三十张能量卡,产量实在小得可怜。况且对于制卡师来说,通过差额赚的这点钱,掉在地上他们都懒得去捡。但是对于陈暮来说,这些钱,足以使他吃饱饭。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张,几乎亏本了两百欧迪,然而这却让他看到希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推销能量卡的时候,却受到阻碍。商家们对于他手上少得可怜的几张能量卡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踏进了华叔的店。进店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有些发抖,整天滴米未进的他几乎都快到了昏迷的边缘。一百零三欧迪的价格虽然比一百零五的批发价要低,但是陈暮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悦包围。卖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买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钱全部买了能量卡的原料。从那以后,陈暮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比起打回去,这种方法更容易制止打人的孩子继续使用暴力行为。

当孩子大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容易引起其他孩子和老师注意。如果老师要询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别的孩子也可以作证是谁先动手,这样能够让老师事后更容易了解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让孩子把这句话背下来,然后练习,要说得很有自信,很有勇气。

这种应对"被欺负"的方式,对年龄比较小的孩子有效果。

随着孩子长大,培养他们适当社交技能、让孩子拥有自信心才是避免被欺负的关键。

有研究发现,遭遇校园霸凌的孩子具有某些性格特点,比如自卑,害羞,社交技能差,不知道如何与同学建立关系,穿着邋遢等等。

6-11岁是孩子社交技能发展关键期,在这个时期要让孩子学会协商、合作、增强自控力,增加对自己行为后果判断力。

学会聪明地保护自己,是人生重要的功课。

-作者-

小楼老师心理课(xiaolouxinli),分享心理学知识在婚姻家庭、儿童发展中的运用。小楼老师,擅长儿童发展心理学、婚姻家庭治疗领域。

孩子被欺负时,这句话比叫他“打回去”更有效

教子有方每天5分钟,教子很轻松

QQ 微博 更多